“只要有一名学生,我就要教下去”

1.png

陆弋老师与他的学生在一起      受访者  供图

山村犹有读书声。一个老师,两个班级,几名不同年龄的孩子,村中唯一的老师,送走一批批学生。这所学校如同与世隔绝一般,静静走过春夏秋冬,陆弋和孩子们读书、学习、玩耍,用平淡的言语带他们认知眼前的繁华世界……

人总向往繁华和喧嚣,而有一些人却甘于平凡。陆弋,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初见陆弋,和蔼可亲的笑容让人记忆深刻,消瘦的脸庞、眼角的皱纹也随着笑容一同印在记者眼里。陆弋,钦北区板城镇那芳小学长棉教学点教师。1992年高中毕业后,他和当地的年轻人一样选择去广东打工,打工的日子让他明白,没有知识就没有未来。1996年回家过春节时,板城镇中心校的领导直接找到他,希望他能留下来当代课教师。虽然代课教师每个月才180元,和外出打工的工资相差甚远,但为了乡村孩子的读书,他毅然接受了邀请,成了一名乡村代课教师。经过12年的磨炼,陆弋通过招聘考试真正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从教以来,陆弋一直扎根在偏远的山村小学,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献给了大山里的孩子,默默地坚守着心中那份简单而执着的人生信念。

他是教学点唯一的教师

那芳小学长棉教学点距离板城镇有7公里,教学点只有1位老师和两间教室,为村民的小孩提供幼儿园和一年级教学服务。由于村屯偏僻,2018年,原来的老师辞职了,又没有新教师愿意来这里任教,教学点面临着被关停的局面。

板城镇中心校校长潘复绍回忆说:“当时长棉村的家长非常着急,害怕自己的小孩没有书读,纷纷到中心校反映情况,希望能选派老师到长棉教学点任教。”

就在潘复绍为选派教师焦头烂额的时候,陆弋主动向学校提出申请到长棉教学点执教。“当时,陆弋夫妻都已经在镇上任教,而且群众口碑很好。现在,要每天早出晚归,到7公里以外的教学点上课,我心里很担心,怕陆老师只是一时冲动。”潘复绍说。“长棉村外出打工的人很多,我也出去打过工,知道在家孩子的苦,我还会讲本地话,而且我的妻子也很支持我去,校长你就放心吧。”陆弋的一句话打消了潘复绍的顾虑。

此后,每天早晨7点,陆弋就骑着摩托车准时来到长棉教学点。每周一,准点在校园升五星红旗。他说,升旗就是要告诉群众,我们的教学点不会轻易被取消,请村民放心。

来到教学点上课,陆弋就碰到了难题。这里只有一名老师,却要上两个年级,这就意味着要一个人包完两个年级的所有课程。“这就是以前讲的复式教学,一节课上两个年级,这可是一项技术活,现在办学条件好了,基本上都不用了。没有想来到这里,我又要重操旧业了。”陆弋笑呵呵地说,“以前我也没有上过幼儿园的课,看到五六岁的小孩‘吵喳喳’的,心里就烦。后来我也像小朋友一样,学习唱歌、跳舞、画画。很快就适应了。”幼儿园的男老师少,40多岁才教幼儿园的男老师更少。现在的陆老师,已经是孩子们心中的“孩子王”。他说:“我有妙招啊,现在上课,我的口袋经常备有糖果,对表现好的学生就发糖果,孩子们可喜欢了。”

教学点只有两间房子,一间是教室,另一间就是陆弋的办公室、卧室和厨房。陆弋告诉记者,上学期,一年级只有3名学生,幼儿园也是3名学生。

学生虽然少,但教学质量不能低。为了提高自己的教育教学水平,陆弋在工作之余到钦州学院参加函授,经过三年的努力获得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专文凭。教学之外他把自己在教育教学中遇到的问题向中心校的骨干教师请教,多听课、多总结。“只有不断地学习才能让自己进步!”陆弋说。

给孩子们一个优美的学习环境是陆弋一直的希望。近两年,在陆弋的努力下,学校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不仅有了新大门,教室还安装了教学一体机,搭建了漂亮的舞台,围墙边种上了美丽的鲜花,校园校貌焕然一新。

他是孩子们信任的家人

“我就是你的家人,有什么困难就跟老师讲,我会帮助你的。”陆弋在班里经常跟自己的学生说。“每天中午,我都会留在教学点。主要是怕中午学生来学校早,没人看管的话容易出安全事故。”他说。每当遇到有学生中午不回家的时候,就煮饭和学生一起吃,让学生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

学困生和留守儿童是陆弋特别关心的。曾经有一个叫晓芳的女孩,在刚入学的时候性格比较自卑内向,平时不说话,和其他孩子也没有交流,就连上课读书的时候,都不敢读出声音。陆弋注意到这个女孩,单独找她谈过几次话,希望能慢慢转变她,但是陆弋发现和晓芳沟通还是很困难,于是他决定先去和家长了解情况。了解之后,陆弋颇为心酸,原来晓芳父母都是轻度精神障碍患者,由于生活压力,一家人靠政府的低保过日子。这次的家访对陆弋的影响很大,他理解了这家人的辛苦和晓芳性格形成的原因,他心疼晓芳的同时,给她鼓励和支持。只要是活动课的时间,他就带着晓芳去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经过一段时间,陆弋发现晓芳真的变了,变得活泼开朗,愿意主动去和其他同学交流,上课也能大胆读书,大胆举手回答老师问题了。看到孩子有这样的改变,他感到开心和欣慰。

这仅仅是他教育教学中的一个例子,他说教育人如种花木一般,要认识花木的特点,区别不同情况给以施肥、浇水和培养教育,就会获得成功。

他是家校沟通的桥梁

“放暑假的时候,我就接到了长棉村几个村民的电话,要求陆老师继续留在教学点教书,还要求我们给陆老师发奖状。”潘复绍告诉记者,“尽管陆老师没有想过要离开教学点,可是每逢放假都会有村民打电话给我,要求陆老师继续留任,可见陆老师在村民心目中的威信很高。”

陆弋知道以后很是感动,他说,家校合作是教育好孩子的前提,长棉村的外出务工人员很多,小孩都留在家里给老人看管,隔代教育对小孩的健康成长存在一定的影响。为了及时和家长沟通,陆弋经常把小孩在学校的情况通过电话及时反馈给家长。村里大事小事,村民总是邀请陆弋一起分享,大伙都把他当成了自家人。

上课之余,陆弋总喜欢走村串户,和在家的家长拉拉家常,了解孩子们在家的情况。“我们家长经常出去打工,有时没有时间看管孩子,如果他知道了,就会主动帮我们看管,有时还帮辅导小孩的作业。”村民黄福旬说,“村里有的老人行动不方便时,他会主动上前帮忙……”

“虽然陆老师不是我的帮扶人,但有空的时候就经常来我家聊天,鼓励我相信党和政府,还给我带来了种养的技术书籍。”脱贫户黄金宣说,“陆老师叮嘱我一定要让孩子好好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一支粉笔,两袖清风,三尺讲台,四季耕耘。

作为一名乡村教师,陆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用爱与责任,在平凡的岗位上,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陆弋用他的执着和坚守,为山村的孩子带来了知识、带来了欢声笑语,是孩子们通往成功道路上的一盏指明灯。

“只要有一名学生,我都会留在这里教书。”陆弋说。

编辑:颜兴

  •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